春运,是漫长的归程。这一边,装载着一年的辛劳与收获;那一边,怀揣下暖暖的等待与期盼。回家,已成为此时此刻两地人们共同的羁绊。1月15日,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跟随其中一路农民工返乡,全程记录回家路的点点滴滴,以及他们留给来年、留给未来的新期许……

【16日10:50】

一路波折,刘法荣和一双儿女终于到家。等了整整一天的丈夫李红宇赶忙迎了出来,给妻子和儿女开车门。而他也一早出门买齐了各种妻子儿女爱吃的菜肴。

“没想到旅程这么艰难,但回家看到老爸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,特别高兴!”李龙龙第一次参与春运,回家的渴望冲淡了身体的疲惫。

告别刘法荣一家,我们也踏上属于自己的返乡路。

【16日9:30】

我们抵达了在颍上县的第一个集结点――八里河镇,大多数的工友在这里下车。

“一个一个下,慢慢来……”同车的工头王晶大哥已贴心地为大家安排了几辆小车,将家住邻村的工友们一一送回家。王晶说,“是我介绍大家到宁波打工的,我也要把每一个人平安送回家,团团圆圆过春节。”

我们也在此与王晶大哥告别,我们将跟着刘法荣去她们家,也是下一个集结点,夏桥镇。

【16日9:00】

一晚上降雪,路边一片苍茫。

离家越来越近,刘法荣不断刷新手机地图,查看此刻距离。离家还有一百公里,车里就热闹了起来,报信电话此起彼伏。刘法荣也拨通了丈夫电话,她带着一双儿女经历18个小时奔波,即将到家。

9点,我们乘坐的大巴车终于开下高速。

【16日7:55】

途经淮南,距离颍上还有约70公里,高速上依旧,堵、堵、堵……窗外已经一片雪白。

另一边,老家早已翘首盼着的亲人纷纷打来了问候电话,乡音乡情溢满车厢,暖意融融!

【16日05:00】

沪武高速清溪服务区,我们和工友们在大巴车上挨过了一个雪夜,分外疲惫。

按规定营运大客车半夜2点至5点不能行驶高速,所以1点左右,我们提前来到服务区。

这一夜风雪交加,我们所有人蜷缩在座位上半昧半醒,又累又冷,好不容易熬过了4个来小时。

春运不易,回家不易!不过,现在终于又可以上路了,家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【23:00】

夜深了,我们沿着沪武高速继续前行。在即将抵达骆家边枢纽时,因为高速上出现连环车祸,我们又遇到了大面积的拥堵缓行。导航显示,这一拥堵路段长约7公里,通行时间约需30分钟。

这是我们驶入江苏后,在一个半小时内遇到的第二次大堵车。

司机给大家打气说,“再坚持一下,我们计划到下一个服务区,就休息!”

【20时55分】

“到江苏了!”司机提醒大家。

大巴车已经行驶五个多小时,一路多次改变路线,过嘉兴,下高速穿越湖州市区,在长兴重新上高速。

此刻,窗外雨水密集。近乡情更怯,车内许多旅人电话响起,与亲人交流旅途状况。

路过省界,我们发现两省之间的高速收费站已经拆除,一路畅通。

【20时35分】

沿着地面道路,一路兜兜转转,在连续尝试了湖州境内的几个高速入口之后,我们终于在长兴南入口重新驶上了高速。

司机说,“北方下起了大雪,道路湿滑,各高速入口都在采取限流措施,我们能上去,真是运气。”此时,距离我们出发已过去了约6个小时,大伙的兴奋劲渐退,倦意来袭,车厢内慢慢地安静了下来,唯有归家的期盼,越来越浓。

【19时32分】

前方传来高速拥堵封道的消息,我们又一次被迫改变路线,从湖州东收费站驶出申嘉湖高速,走地面道路前往另一条高速。

司机告诉大家,春运期间路况复杂,像这样的“变通”再平常不过,想要早回家,全靠随机应变。一番朴实的话语,道尽了不易与艰难。

【18时50分】

我们途经常台高速的观音桥枢纽,前方常台高速一段十分拥堵,红色的车尾灯连成长线。两位司机简单合计,决定改走申嘉湖高速,避开拥堵,继续前进。

一路上,刘法荣不停看着手机,关注路程进展。时不时有亲友打来电话询问她们晚上能不能到家。

【18时01分】

大巴车重新启动。在高速服务区等待了近一个小时。两辆车终于汇合。在服务区,记者买了几个粽子当作今晚的晚饭。

刘法荣的手机传来家乡画面,家门口已经大雪纷飞,积雪覆盖。而这意味着,之后的路程将在雪中进行,路程更加艰难,这个夜晚很有可能将在高速上度过。

【17时10分】

我们驶入了杭州湾跨海大桥北岸服务区,稍作休息,顺便等待后一辆大巴车前来汇合。

已近晚餐时,可刘法荣一家和工友们大多没有下车吃饭,只是简单地吃了点随身带来的小点心。“一来是担心晕车,二来是想抓紧时间,早点到家。”刘法荣解释说。不过,司机大哥告诉大家,安徽那边在下雪,路上是啥情况还不知道,很可能大家要在途中过夜。

【16时30分】

大巴车开上了杭州湾跨海大桥,很快我们就将离开宁波。此刻,车上大多数人已经闭目休息。

【16时05分】

上高速不久,我们就遇到出现了意外状况。先是跟在我们后方的另一辆大巴车,因高速分流,没有正常从九龙湖收费站上高速,需要改道前往其他收费站,两位司机随即约定在跨海大桥北岸服务区汇合。

随后,我们这辆车也在沈海高速的石子山隧道口遇到了堵车,前行缓慢。

“好像隧道内有事故,只能等等了。”司机说,春运期间,高速公路车流多,加上今天下雨,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旅途不易,这才刚刚开始。

【15时25分】

前往安徽颍上方向的两辆大巴车,清点好人员,离开厂区,从九龙湖收费站驶上高速。满载祝福,我们跟着刘法荣等80多位工友踏上了归途!

据导航显示,从九龙湖高速到安徽阜阳颍上县的夏桥镇路程将近8小时,还不包含中间休息停车。

【14时30分】

厂区内,欢送仪式热热闹闹地开场,工友们回家喽!

包车接送外来务工人员返乡,是海龙罐头食品有限公司的一项传统福利。自建厂起,一年两次,20多年从未中段。公司副总经理王通明说,“这次,我们共安排了13辆大巴车,预计费用达50万元。”

海龙公司的员工欢送仪式,拉开了宁波市总工会“温暖回家路”系列关爱活动的序幕。市总工会已要求全市各级工会,协助企业做好外来务工人员平安返乡工作,帮助解决购票难、乘车难、返乡难等问题,对有需要包车的企业提供必要的资金和服务支持。

“希望我们的举措,能让每个外来务工人员平安返乡、顺利回城,帮助企业稳定员工队伍,平稳有序地发展。”宁波市总工会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【13时30分】

领薪水啦!窗口前,工友们欢欢喜喜地排起了长队,依次从公司财务人员手中领取这个务工季的薪水。

“下一个,刘法荣……”作为公司的老员工,刘法荣手脚麻利,又擅管理,在车间里担任着工组长。这次,她领到了14000多元薪水。而第一年出来务工李龙龙也领到了8699元。

“儿子,真行啊!”看着李龙龙的薪水条,刘法荣亲昵地搂过儿子的脑袋,脸上洋溢着满满的赞许……

【12时30分】

午饭时间,刘法荣一家与工友王晶夫妇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小餐馆,吃顿“大餐”。刘法荣说,“我们都是阜阳老乡,我和儿子的工作也是王大哥介绍的,马上要过年了,一块儿撮一顿,当作感谢。”

【11时30分】

距开车还有3个多小时,刘法荣和李龙龙一起将行李搬上大巴。小道两侧,站满了盼归的工友,相互道别,“一路顺风,明年再见!”

“这么早,大家就在等车了吗?”记者不解地问。

“想家啊!出门75天,我每天数着日子……”李龙龙说。

【10时30分】

1月15日,冬雨绵绵,宁波海龙罐头食品有限公司的600余名外来务工人员,踏上了回家的归程。他们的家大多远在安徽、河南、陕西等地,一路辗转,长达数百公里。幸运的是,企业为他们安排了长途大巴,免费送他们回家。

温情的归途也由此展开……

“海龙”是一家季节性食品生产企业,夏季生产黄桃罐头,秋冬季生产蜜桔罐头,每逢旺季,用工需求颇大。

大约4年前开始,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夏桥镇人刘法荣,就成了公司固定的“候鸟员工”,每年都会有小半年时间,来到这里打工。2019年,她将19岁的儿子李龙龙也介绍进了公司一起工作。

就在几天前,刚放寒假的女儿李欣欣也赶来与母亲、哥哥汇合,相约一起返乡过年。

15日,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,母子三人半夜两点就开始收拾行装,一夜说说笑笑,分外高兴。

10点30分,收拾完毕,刘法荣拨通丈夫的视频电话,“我们马上回来!家里有啥好吃的吗……”

记者 周松华 贺元凯 应磊 编辑 朱依琼 翁云骞 通讯员 王志勇